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国内新闻 > 观点 > >详情

周大地:能源消费模式应适应新形势

发表时间 :2016-07-12 08:56:13 来源:中国电力报


  在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提出两周年之际,记者采访了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、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周大地。
  采访开始前,周大地先问了记者一个问题,“你从一个行业观察者角度来看,当前能源革命领域最热门的话题是什么?”记者回答:“如何给煤炭定位?如何看待煤电行业的发展?煤电应当按什么节奏建设?火电与新能源发电如何协调?这些都是很紧迫的问题。”“症结确实都在煤炭和煤电上面。”周大地沉吟片刻说道。采访的话题也自然地从煤炭开始。
  中国可以不以增加煤炭为前提来保障能源供应
  中国电力报:能源供给革命提出建立多元供应体系,多轮驱动。很多人认为能源革命就是在革煤炭的命,您怎么看?
  周大地:煤炭目前还是中国第一大能源,在中国能源供给中也起到过很重要的作用。但现在的问题是,从能源供给革命这方面看,要实现能源供应的多元化,多轮供给,就是要减少对煤炭的依赖,同时要尽可能加快发展非化石能源。一个要有所减,一个要有所加,这是能源革命结构调整的重大方向。
  现在这个方向公开反对的不多。因为煤炭这么多,的确已经遇到很大的问题。第一,从煤炭生产来看,煤炭越挖越远,东部煤炭挖得差不多了,像过去山东、河南,还有其他能产点煤的江西、湖南,现在都不能再进行成亿吨地开采了。当然中西部还是有很多储量。第二,煤炭的使用带来了大气污染,生产和加工环节也造成了各种环境问题,如土地塌陷、土地资源破坏。特别是大气污染问题,与煤炭的使用有密切关系。治理大气污染,还青山绿水蓝天,对能源结构提出了非常严峻的要求。
  从中国和国际的比较来看,煤炭比例小的国家,大气情况一般是比较好的。中国人口这么多、这么密集,能源结构的要求可能得更加严格。所以现在谈不上煤炭“受欺负了”,能源结构优化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煤炭减下去。
  中国电力报:与煤炭相关的,煤电在我国电力系统里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当前在电源建设中,煤电增速也很惊人,您怎么看煤电的发展?
  周大地:现在煤炭有一半多一点是在发电,还有一半左右或是做了化工燃料、原料,或是小锅炉、小窑炉甚至直接散烧了。这都是造成很大污染的。电力行业相对来讲,经过多年治理,污染物排放是大幅下降了,但是大气污染物总排放现在仍然是2000万吨左右。虽然有所下降,但是数量还是惊人。而且从中国这种人口密度来看,不是三五百万吨的下降幅度就够了。最后只剩下三五百万吨才行,才能使中国的大气真正达到比较好的水平。现在怎么把这1000多万吨污染物降下来,对中国能源就是极大的挑战。
  有人说现在煤电已经做到超低排放了,超低排放是和过去煤电的高排放相比的,虽然现在也能达到较低的排放值,但是总量很大啊。所以即使所有燃煤电厂都能达到超低排放,加起来仍然有几百万吨级的污染物排放。现在减煤,不但煤电不能再增加,还要把工业散煤、窑炉减下去,这工作量也非常大。所以说不能光让煤电减煤,别的行业也该减,这个观点是对的。但不等于说,别的行业减,煤电就可以继续扩张,这可能也不对。
  在能源结构调整上来讲,我们过去是没有条件,每年要增加2亿吨标准煤的能源消费,别的都无法满足这个增量。现在好不容易能源需求增速下来了,可以不以增加煤炭为前提来保障能源供应。
  煤炭消费减少是好事要实现非化石能源优先上网中国电力报:现在具备调整煤电建设规模的条件吗?
  周大地:我们已经有了可以替代的条件。有些人认为能源结构调整,就是原来的煤炭不用动,新增部分多让些给其他能源。
  但是经济转轨过程中,能源需求增幅显著下降。同时煤炭的一些重要用户需求就是在下降。钢铁产量已经到了顶峰,水泥也开始下降了,其他化工产品也都到了峰值期。所以这两年煤炭产量下降幅度还是很大的。火电也是,这两年火电总发电量在下降,这说明在电力行业,清洁能源在一定条件下可以替代煤电了。我个人认为这是好事,只是有些利益问题,有些准备不足。
  去年增加了1亿多千瓦装机,一半多是煤电。今年第一季度2800多万千瓦新投产装机中,煤电占到1700多万千瓦,这个怎么叫作结构调整、能源供给革命?
  当然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,中国风电总装机容量世界第一,光伏也世界第一了。但是另一方面,煤电早就世界第一了。
  能源革命真正执行下来,可以说是喜忧参半。统一认识和执行力度还是不够的。
  所以你刚说的煤炭问题,如果说煤炭需求很旺盛,能源供应又没有调整余地,这种革命可能是比较难做的。但当前能源需求是低增速状态,各种能源供应又有可能调整,天然气来源也很多,水电还有一两亿千瓦的余地,核电也可以大规模发展,弃风弃光非常严峻,在这所有问题之下,为什么不加快一点调整步伐呢?为什么还要把煤电搞这么多弄得谁都挺难过呢?这个我觉得不对。
  中国电力报:那么,中国煤炭的出路在哪里?
  周大地:煤炭的问题,第一,原来用的这些煤炭,没必要非要保住它,能够减少是好事;第二,更不要给煤炭找出路,非要把它用掉。像煤制天然气、煤制烯烃,技术也不是很成熟,效率问题也没解决,环境和低碳问题也没解决。
  现在中国仍然是以煤为主,以煤为主既不能解决效率问题,又不能解决资源环境的问题,从长期发展来讲也不能解决低碳的问题。现在应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加快调整。但有的地方甚至还在抢着上煤电,我觉得这就是没有按照能源革命的总方向在走。
  大家都说要进行能源革命,但是一到具体问题,就会出现各种原因了。比如,能源需求没看清啊,电力需求增长本来应该是5%~6%,现在怎么奔到0.1%了?但是问题不是今天刚开始啊,火电过剩已经有两三年了,苗头很明显,连着两年电力需求总量都不怎么增长的情况下,火电还在继续大扩张,这个就掩盖不住了。总的来看是出现了很大的偏差。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搞能源革命。如果什么都不痛不痒,一切照旧,那搞什么能源革命呢?
  中国电力报:今年4月份,国家发展改革委、能源局接连发文规范地方地方煤电建设,已经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问题了。
  周大地:是要停建一批、缓建一批,还要撤销一批。但是这个数量不大,加起来能够动手的只有几千万千瓦,但是还有两三亿千瓦在那,是不是还要都建起来?需要断然措施去落实,必须快刀斩乱麻。现在煤电的问题,第一,赶紧刹车。第二,产能已经过剩了,怎么办?总的来看,还是得实现非化石能源优先上网。当然现在风电贵,光伏也贵,这是电价问题。风电光伏建起来以后,如果不让发电,那投资就有成本损失。风电光伏没有燃料成本问题,是最低成本的发电方式。火电再怎么样也得烧煤。风电、光伏、水电,包括核电,运行成本最小,只是利益怎么分配的问题。
  现在地方上在执行转让发电计划权。实际上发电计划权本来就不合理。像电厂只要盖起来,就得有出生证,就得有户口,就得有口粮,所以大伙就盖呗,盖完就有口粮。实在不行卖口粮就可以啊,就顶不住乱盖了。所以,第一,要加强措施,断了这个口粮。第二,对已有户,在实现系统最优的情况下,能够调整利益的相互补偿。
  2020年能耗总量很可能在45亿~47亿吨标准煤之间中国电力报:能源消费革命提出要控制能源消费总量,我们看到“十三五”规划提出能耗总量控制在50亿吨标准煤以内。您怎么看国家对未来五年能耗总量的预期?
  周大地:我个人认为这个数肯定是偏高的。为什么会出现偏高呢,就是用传统方式来预测,经济转型、经济新常态、增长动力转换,这些就没有很好地反映出来。另外,在现在的管理模式下,各级都愿意留有余量,一方面是怕目标定低了完不成,又怕要的份额太少了。所以讨论来讨论去就折中了一个50亿吨出来了。
  我个人认为,到2020年用不了50亿吨,干嘛要用这么多呢?用到哪去呢?钢铁水泥已经到峰值了。如果这些不继续扩张,那谁来消耗这每年增加的1亿多吨标准煤呢?第三产业或民用能源,和建筑面积是有关系的。现在的城市化主要内容也不是继续大量地盖房子了。房子还要盖,但是高峰期已经过去了,现在更多是分配不均的问题。中国的人均建筑面积已经接近或者超过欧洲的一些国家了。汽车的发展高峰期也过去了,现在汽车面临着交通堵塞的问题,这些增长幅度都会降下来。而且从这一段时期实际情况来看,增速明显降下来了。能不能保持在1%以内,这个不确定性因素很大,但恢复到3%~5%,这个肯定是不可能了。
  我们做了很多终端部门的分析,觉得很多行业能源消费弹性系数肯定是不会继续往上增长的。大的高耗能行业,如过去占到能源消费50%以上的行业,已经饱和了,要找出和这些一样的高耗能行业去推动经济发展,没有。我们现在要转轨,不是继续追求产量扩张,是要提高附加值,要靠创新。即使信息产业部门,像手机、电子产品,也不是数量可以无限扩大,而是附加值要拿回来。能源消费就是要进入相对比较低的状态。现在很多人预测,包括主管部门也认为,50亿吨是比较高的。我们认为45亿~47亿吨之间很有可能。
  中国电力报:您觉得我国的煤炭消费是否已到峰值了呢?
  周大地:我觉得煤炭已经到峰值了。像今年前4个月,煤炭生产量是10亿吨多一点,同比降幅达到6.8%。预计全年30亿吨多一点。也就是说,煤炭会有进一步大幅下降。超出很多人想像。所以我觉得“十三五”的能源消费是以质量改善为主,而不是以总量继续扩张为主。虽然是同样的能源数量,但是天然气热量就比煤高得多。煤炭挖掘运输和电厂阶段的成本很高,如果以可再生能源为主,这部分成本又省下来了。系统效率会大幅度提高,而且过去燃煤效率也有20%~30%的增长幅度。所以同样的能源,清洁化、优质化以后,能做的事更多。越优质化越能体现出效率提高。
  清洁化了、优质化了,价格可能会高一点。但是从欧洲的情况来看,总的能源成本会下降,因为单位GDP能耗在不断下降,促进节约提效了。所以单位能源成本看着贵了点,但实际上最后全社会的能源成本降低,这是很多国家都走过的路。
  所以我觉得能源价格调整方面,以及能源体制革命中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恢复能源商品属性。能源革命要敢碰硬,现在有些人天天喊反垄断、引进竞争。要弄清哪些是市场可以解决的问题,哪些是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。现在的能源行业里,不能上来就说竞争不足,垄断性过高,没有竞争对象也得造几个竞争对象出来。这不是能源革命要解决的问题。能源革命要解决的是一直以来能源结构不合理、能源效率低、环境负担太大、能源系统投资效率不高等问题。
  能源革命走到现在,需求怎么控制,结构怎么优化,体制怎么革命,技术路线怎么选取,方向是有的,具体做的时候矛盾还是非常多。不能说现在就成功了。现在只是刚刚启动,一旦动起来,各种矛盾都会暴露出来,需要有更大的决心,而且有更加科学的决策过程和更加有力的操作手段。这些事情摆在能源革命面前,只能说是人在路上。

联系我们


电话

010-66557688


地址

北京市朝阳区安定门外小关东里10号院东楼


邮箱

PUB@CHINAMINING.ORG.CN


邮编

100029


传真

010-66557688

社交媒体

中国矿业网

必威电竞网址

版权所有 batway体育 Since 1999

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发邮件给我们 PUB@CHINAMINING.ORG.CN

必威电竞网址 技术支持:010-66557695 信息服务:010-66557688

京ICP备13015461号-2 企业邮局